微彩票平台

关于围棋的小故事

时间:2018-01-21   
围棋 (中国国棋)

围棋是一种策略性两人棋类游戏,中国古时称“弈”,西方名称“Go”。流行于东亚国家(中、日、韩等),属琴棋书画四艺之一。[1]
围棋起源于中国,传为尧作,春秋战国时代即有记载。隋唐时经朝鲜传入日本,流传到欧美各国。有学者认为,围棋蕴含着汉民族文化的丰富内涵,是中国文化与文明的体现。
 

桔中棋仙


     在四川有一户人家,家中有一片桔园,结了许多诱人喜爱的桔子。冬至,下了霜,桔子都蔫了,主人把它们摘了下来。但是有两个桔子长的特别大,和大西瓜那么大,非但不蔫,还桔红鲜艳,光彩照人,桔香四溢,主人舍不得摘它们,这两个桔子就还一直挂在枝头。一天夜晚北风忽起,越刮越大,主人从睡梦中惊醒。因为心里惦念着那两个大桔子,急忙起身出屋。来到院中,忽闻一阵清脆的叮咚声,和老者的说话声,随风从空中传来。闻声寻去,发现叮咚之声和说话声竟是从两个大桔子里发出的,而且大桔子在黑夜里还特别亮,就象两盏挂在树枝上的红灯笼。主人惊奇无比。天明之后,一切又平静如初。一连数日,皆如此。这一日,主人终于止不住好奇之心,在桔亮声起


    之时,将两个大桔子摘了下来。打开一看竟是空的,里边对坐着两对白发老者,正在下棋。虽桔开人现,尤旁若无人。直至下完棋局。  此时,主人早已惊得目瞪口呆,不知 如何是好。只见其中的一个老者说,‚我四人自离商山云游至此,幸得这一雅处,得以弈趣不减商山‛。商山在今陕西省商县,传说秦末汉初时,有四个年已高长的‚名人隐士‛,在那里隐居。莫非此四老就是得道成仙的商山四老吗?另一位老者说‚桔室虽好,仍被摘毁。其缘已尽,我等也该走了。‛主人听吧,后悔莫及。此时鸡叫天明,四老随着一阵清风飘然而去。




我的日本围棋故事


  日本有很多下围棋的围棋俱乐部。一般是一个或几个房间,房间里摆满围棋,和中国的棋院茶馆差不多,只是日本一般是坐在塌塌米(草席)上,房间里没有椅子。很多围棋俱乐部除了下围棋,还教授围棋。
  日本的棋子是两面凸,下在棋盘上,棋盘一动棋子就晃。为了这个事情,我还给日本《围棋》投过稿。
  我去过两个俱乐部下围棋。都是离自己住的很近的地方。中国是围棋大国。因为我是中国人,日本人都很热情,很喜欢和我下棋。我去过的两个俱乐部都是这样。刚去的时候听说我是中国人,日本人很谨慎,很多人想和我下棋,但又不感和我下。当听说我只是初段的水平后,个个又跃跃欲试。
  日本的围棋远远没有中国普及,而且他们的业余棋手水平很低。他们自己号称的3、4段比我稍微弱一点。那些以为我只有他们初段水平的人,被我杀的落花流水。下了几盘之后,围观的人越来越多,我的棋力也基本上看出来了。他们说我的水平有6段。我最早去的俱乐部,有一个日本人比我水平高,我在里面算是第二位。我后来去的俱乐部,有一个日本人比我水平高,有两个人水平和我差不多,我大概在第三位。
  我第一次去那个俱乐部的时候,俱乐部的老板听说我是初段,让四子和我下。当时我很紧张,以为他是个高手。结果没走多少步,就看出来他的棋力还不如我。但他观棋的水平确实太差,我们已经下到分先了,他还没看出我的水平。在分先那盘,他吃了我的一条大龙,以为他赢了,我点了目,虽然大龙被吃,但我仍领先10多目。他看我一直不投子认输,很勉强地和我下完,结果一数目,他才傻了眼。晕!他的水平确实有问题。
  过了几天,我遇到号称六段的俱乐部第三高手“东”。俱乐部老板让东和我分先下。东以为听错了,又问了一句“分先吗?”,他在俱乐部基本上下的都是让子棋。当东输了之后,我看的出来东很佩服我。因为我们的水平很相近,很多想法也差不多,但我处处占先,总下在东很不想我下的地方。东后来和我下棋最多,还专门请我到他家里去了几次。我回国一次,回来的时候给东带了副云子。东送我一张手帕,是某个名人写的有围棋棋诀。后来东搬家去九州,我们就失去联系了。
  第一高手号称七段,当他听说东输给我后,让我2子和我下了第一盘。估计是他认为我好欺负,经常下出无理手,结果我把他的棋子快吃完了。后来我们又下过很多盘,他的水平确实比我高,分先我必输,2子他偶尔能赢我。
  和俱乐部第二高手下过一盘,我输了。虽然只下了一盘,但感觉他的棋比我下得好些。
  我在网上也经常下围棋。我当时用的是苹果机,中国的网站没找到支持苹果机的网站。我常去的网站是日本的“igosoft”,igo是围棋的意思。那个网站是在注册的时候自己报自己的棋力。我最开始的时候,报的是初段,结果那些三段、五段的非要和我下让子棋。记得有一次,有个五段让3子和我下,可能是他设定错了,结果是他下黑棋,变成了我让他3子。结果我把他杀的大败。这下他们才知道我的厉害。那个网站是免费1个月,以后就要收费,那是我上网至今,唯一交过费的网站。
  总的来说,日本的业余段位和中国相差很大,大概有3段左右。



王积薪观婆媳下棋
王积薪是唐代棋坛上的第一国手,生于武则天时期,家庭出生贫寒,父母早亡,从小以砍柴谋生。他十分勤劳,砍下的柴草,堆积如山,故以“积薪”为名。

   那时佛教盛行,山林中寺庙颇多;庙中僧人也常下围棋。王积薪上山砍柴,每遇僧人下棋,在一旁观摩,兴趣盎然。很快学会了下棋,并和僧人对弈起来。僧人见他聪明好学,进步很快,便赠予棋图和《弈棋经》,鼓励他继续努力,一定大有希望。从此王积薪棋艺更进一步,乡里全无敌手。僧人大喜,又赠予他马匹和路费,叫他到城里去找高手较量。

    王积薪听说太原尉李九言府上正在举行围棋擂台赛,国手冯汪所向无敌。他决心要去同冯汪较量一番,他骑着僧人送给他的马,带了棋盘棋子,沿途休息时遇到会下围棋的人,就要手谈数局。一路上未有敌手。因此,《云仙杂记》中说:“王积薪每出游,必携围棋短具,画代为局,与棋子并盛竹筒中,系于车辕马鬣之间,道上虽遇匹夫,亦与对手。胜则徵饼饵牛酒,取饱而去。”

    到了李九言府上,王积薪便与冯汪在府中金谷园对阵,连下九局,王积薪先以二比四负于对方,但接着又连胜三局,以五比四取得最后胜利。后来王积薪将这九局棋加以评注,成棋史上有名的《金谷园九局图》,流传与世。这九局棋下得非常激烈,惊险迭起,帮唐代诗人韩屋以“眼病休看九局棋”的诗句加以形容。可想而知,双方扭杀的古棋风,在王积薪对局中体现得非常突出。 王积薪战胜国手冯汪后,名声大震。中书令燕国公张说便召他到家里当了一们棋客;后来又推荐他进入翰林院,做皇帝唐玄宗的棋待诏,封为九品官,在宫中陪皇帝和亲王们下棋;并得用空余时间研究棋艺理论,总结了前人和他自己的对局经验,撰写了不少棋书,其中最著名的就是围棋《十诀》。这《十诀》词精意深而又通俗易懂,慨括了围棋的基本原理。以后历代棋手,都奉为金科玉律。 除《十诀》和《金谷九局图》外,王积薪还著有《棋诀》三卷、《凤池图》一卷。

   天宝十五年,唐玄宗因安禄山造反,逃往四川。王积薪也跟了去。在途中,一天夜晚,王积薪借宿在一位老妇人家的屋檐下,听得屋内老妇人和她的媳妇躺在床上对话: “夜很长,一时也睡不着,咱们来下盘围棋吧!”老妇人说。 “好的。”媳妇回答。 王积薪好不奇怪,心相:“屋里没有灯,躺在床上怎样下围棋呢?”便侧耳谛听着。 “起东南九放一子。”媳妇说。 “东五南十二放一十”老妇人回答。 “起西八南十放一子。” “西九南十放一子。” …… 两人这样你一句我一句,总共下了三十六着棋。忽听老妇人说:“你输了。我胜了九路。” 王积薪惊异不止,在乡村里竟有这样天才的女棋手,不用棋盘、棋子,只是凭空想象,能下出这样的妙棋。他自叹不如。

   天亮后,他走进屋里,向老妇人请教说:“夜里听得你们口说下棋,十分钦佩,可否给我指教一番?” 老妇人便叫王积薪摆出棋盘棋子来,由媳妇给他一一讲解昨夜下的那局棋。王积新觉得这盘棋下得十分奇妙,便把它叫做“邓艾开蜀势”带回手认真研究,大受教益,棋艺更时。

   后来他创造了一子解双征的奇妙着法。经过多次战乱,王积薪定的棋谱都已失传了,只有这一子解双征的着法还保存在宁代李逸民所著的《忘忧清乐集》中。从这一谱中可以看出王积薪不同凡响的棋艺。




唐代的海外棋僧

唐玄宗李隆基是我国历史上一位多才多艺的帝王,他对音乐、围棋、书画等艺术都很有研 究。对于围棋,他不仅经常欣赏国手精彩的对局,有时还召集善弈的王公大臣,陪弈取乐 。南唐画家周文矩曾以唐玄宗弈棋为题材,画了一幅《明皇围棋图》。画面上唐玄宗跟前 有几个神态各异的人物,其中还有僧人。
  据说,由日本而来的棋僧--辨正也在其中。 辨正,原是日本和州大安寺僧人,对唐朝的文化很感兴趣,由于他生性诙谐,且善谈论, 又精通围棋,入唐后备受礼遇。李隆基尚未登基时,与辨正稔熟,曾多次召辨正对弈。也 有人认为李隆基登基后辨正已不在长安,两人并无再度对棋的史实,只是唐玄宗时常惦念 辨正。尽管这二种说法不同,对图中僧人的身份难以确定,但对日本棋僧辨正入唐后曾与 李隆基多次对局的事实都是确信无疑的。

  唐朝,是我国历史围棋十分盛行的一个历史时期,王公显贵,文人名士,嗜弈者比比皆是 ,唐代著名的诗人杜甫、白居易、刘禹锡、许浑……都有枰上之乐,有的还与海外棋僧交往,并在诗篇中为他们留下了在华活动的踪迹。 张乔在《赠棋僧侣》中如此写道:“机谋时未有,多向弈棋销。已与山僧敌,无令海客饶 。静驱阵云起,疏点雁行遥。夜雨如相忆,松窗更见招。”这首诗是五言律句,中间四句 是对仗句,与山僧对仗的“海客”,很有可能是泛海而来的日本、新罗的学子或棋僧。 “松窗楸局稳,相顾皆凝思。几局赌山果,一先饶海僧......”郑谷《寄棋客》特地用“ 海僧”衬托棋客的弈艺高超。显然,泛海而来楸枰会友的海僧,技艺已非等闲,但与这位 棋客相比尚有一先之差。 由于史料不足,至今很难说出入唐棋僧的确切人数。不过,从许浑送别新罗学子的一首诗 中可以看出,日本、新罗棋僧入唐者为数不少。其诗云:“沧波天堑外,何岛是新罗。舶主辞番远,棋僧入汉多。海风吹白鹤,沙日晒红螺。此去知投笔,须求利剑磨。” 唐代,新罗的航海业已相当发达,且由于风向、潮流等自然因素,所以日本商人、学子, 乃至政府派遣入唐的外交使团有时都借道新罗,转乘新罗的大海船而西行入唐。

  许浑诗中 的棋僧,自然不一定全是新罗国的,其中完全有可能兼有日本,百济等国的棋僧。 也许有人会提出疑问,“棋僧入汉多”会不会是说汉代的史实呢?可以肯定的是,日本新 罗等国与我国在佛学交流方面,唐代远比汉代频繁活跃。此外,在唐诗中还有以汉语唐的 先例。白居易名作《长恨歌》写的是唐玄宗杨贵妃的爱情故事。起首一句就是“汉皇重色 思倾国”便是典型的例子。因此,说“棋僧入唐多”是完全可信的。 至于在围棋发展史上,唐代中外围棋交流活动会有诸多僧侣参与,其原因是多方面的。当 时,日本律令明文规定了许多文化娱乐活动僧侣不准参加,而围棋则不在限制之列。精于 弈道的僧侣大都富有文化素养,他们深受日本社会上层的敬重。同样,位于朝鲜半岛的高 句丽、新罗、百济等国也是敬重佛教,崇尚围棋。

  据说,早在南北朝时期,高句丽国就是 在棋僧道琳的帮助下战胜百济的。由于日本等国棋僧社会地位特殊,交游甚广,所以在旅唐时也会得到国内的诸多帮助。 另一方面,唐朝的围棋界,也拥有一大批能诗善文的棋僧,他们应该是海外棋僧最乐意交 谈的棋友。唐代围棋诗数以百计,其中有关棋僧的诗句俯拾皆是。如韦庄《长年》“十亩 野塘留客钓,一轩春雨对僧棋”;李洞《赠三惠大师》“药树影中频辍偈,莲峰朵下几窥棋”。


举棋不定
    公元前559年,卫献公得罪了大臣,上卿孙林父和亚卿宁殖发动了政变,推翻了 卫献公的统治,改立卫殇公为君,献公不得不逃到齐国去避难。十二年后,宁殖 的儿子宁喜当上卫国的左相,而卫献公也在齐国的帮助下占据了卫国夷仪这块地 盘,并开始图谋恢复君位。卫献公派人找宁喜谈判,要求他废黜卫殇公而拥戴卫 献公,并以复位后让他独掌国家大权为条件。宁喜犹豫再三,还是同意了卫献公 使者的劝说。卫国大夫太叔文子知道了这件事,说:“宁喜看待国君还不如下围 棋,日后定不能幸免于祸难。下棋的人举棋不定,就不能胜过对手,更何况安置 国君这样重大的事情呢?九代相传的卿相,到宁喜这里就要灭亡了,这是多么可 悲的事情啊!”宁喜后来果然被杀。这就是成语“举棋不定”的来历。——《左传》

王粲复棋
    三国时,“建安七子”之一王粲博闻强识,过目不忘。一次,王粲看人下棋,棋 局乱了,王粲凭着记忆,重新摆出了原来的棋局。下棋人目瞪口呆,不敢相信自 己的眼睛。他们用布把复盘的棋局盖起来,请王粲再重摆一遍。王粲胸有成竹, 第二次摆出了打乱前的棋局。下棋者揭开罩布,两下一对,不错一子。 ——《魏书·王粲传》

费祎考棋
    费祎是三国时蜀国的大臣,聪敏干练,识悟过人,诸葛亮死后,蜀国的军政大权 主要由他掌握。公元245年,魏国大军直扑蜀境,形势万分危急。费祎奉命出 征,大夫来敏前来践行,希望与费祎下一盘围棋作为告别,费祎爽快答应。两人 对坐,来敏执白先行,招招都是强手。费祎神色镇定,防守得法。来敏见无隙可 乘,且棋势露出多处破碇,于是推盘认输,他恭贺费祎说:“大战在即,我所以 要和你对弈,其实是要看看你的胸襟气度。现在我相信,你是抵御敌人的最好人 选。”果然,费祎到前线后,坚壁清野,凭险固守,使魏军久攻不下,露出疲 态,再若强行攻击,必为蜀军所乘,不得已全线撤退。 ——《蜀书·费祎传》

弈秋诲棋
    弈秋是中国历史上见于记载的第一位棋手,大约生活在战国初期,由于棋术高 明,当时就有很多年青人想拜他为师。他有两个学生:一个诚心学艺,十分专 心;另一个大概只贪图弈秋的名气,虽拜在门下,并不下功夫,弈秋讲棋时,他 心不在焉,探头探脑地朝窗外看,想着鸿鹄什么时候才能飞来。飞来了好张弓搭 箭射两下试试。两个学生同在学棋,同拜一个师,前者学有所成,后者未能领悟 棋艺。所以孟子说:“今夫弈之为数,小数也,不专心致志,则不得也。”这便 是成语“专心致志”的来历。——《孟子》

巢毁卵破
    东汉末年,曹操挟天子以令诸侯,独断专行。朝中重臣孔融为人耿介刚直,多次 指陈曹操的不是,令曹操又忌又恨。建安十三年,曹操暗中授意属下诬告孔融图 谋不轨,判处其弃市之刑。孔融被捕时,他七岁的女儿和九岁的儿子在家里下 棋,有人通风报信让他们快逃,但他们不为所动,仍坚持下棋。他们说:“哪有 巢毁而卵不破的道理呢?”兄妹俩镇定自若的行为震动了曹操,他害怕此两人日 后为父报仇,于是下令把兄妹俩也给处死了。 ——《世说新语》

顾师言镇神头势
    唐朝大中年间,日本国王子神头王来朝,皇上便集合各种艺人,摆上珍馐佳肴来 款待他。神头王非常喜欢下围棋,而且棋艺高超,在日本国从没输过。皇上命棋 待诏顾师言陪他下棋,且要赢他,以显大唐人才之盛。

    两人下到第三十三手的时候,还胜负未分。顾师言怕完不成皇帝交给的任务,便 凝神思考,很久才落下一子。神头王细视棋局,顿时瞠目结舌,投子认输。这一 招棋,后来被称为“镇神头势”。

    神头王输了以后,对接待他的大唐官员说:“陪我下棋的待诏,在大唐能排第 几?”顾师言本是大唐的第一高手,官员故意骗他说:“只排第三。”神头王 道:“我来大唐没有别的愿望了,只想见见贵国第一国手的风采。”官员回答 道:“王子您只有赢了第三,才能见第二;赢了第二,纔可以见第一。现在王子 连第三都赢不了,怎么能轻易就见第一呢?”神头王听罢,一声长叹:“原来小 国的第一,还不如大国的第三啊!” ——《太平广记》 

 
热门频道 相关内容
 
本栏热门 相关内容

导航链接